主页 > 土壤仪器 > 文章列表

追忆30年前塘下“日月星”轻音乐乐队

发布日期:2022-05-13 18:28   来源:未知   阅读: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难以开口道再见,就让一切走远。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却都没有哭泣,让它淡淡地来,让它好好地去”一边口中轻轻哼着每次登台都会演唱的《恰似你的温柔》,一边看着手中仅存的一张乐队集体黑白合影,曾担任塘下“日月星”轻音乐乐队键盘手的谢成调说:“青春和梦想永远不会因为时光而褪色,相反,随着岁月的沉淀,会更显珍贵。”

  “1980年,塘下有一个文艺班,类似于现在的少艺校,是面向全塘下招生的。文艺班主修越剧等古典戏曲,学生则都是一群热爱音乐、表演的年轻人。”塘下文艺班出身的赵林荣后来成为了塘下“日月星”轻音乐乐队的二胡、扬琴演奏者,他说,没想到文艺班后来停止招生了,他们成了最后一届学生。

  1982年,文艺班解散,学生们也各奔东西,有了各自的事业,而且大多数与音乐没有关联。一年后,文艺班聚会,十多个人逛马路时经过一所学校,听到里面传出歌声,赵林荣一时兴起,说:“不如我们搞一个音乐会吧,大家以后每周聚一次,练练乐器、唱唱歌!”

  赵林荣的想法马上得到了同伴的赞同。这群20岁出头的年轻人,每周六晚上带着自己的乐器来到位于赵宅村的赵林荣家里弹奏,这便是“日月星”轻音乐乐队的雏形。

  几次练习磨合之后,乐器合奏的效果非常不错,这让这些年轻人十分兴奋,开始有了上台表演的想法。他们一边“招兵买马”召集有音乐特长的人加入队伍,一边开始谋划组建乐队。由于第一代流行音乐偶像也在1980年前后诞生,邓丽君、罗大佑、刘文正,还有许冠杰、甄妮的歌曲,这时在塘下也慢慢开始传唱开来了。梦想着像邓丽君等人一样成为当时的明星,乐队成员将“明星”两个字拆成了“日月星”三个字,作为乐队的名称。

  这时,乐队成员达到了20人,拉小提琴2人、拉二胡2人、弹吉他1人在这个20人的乐队中,有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他是如今温州通俗音乐学会会长何畏。1980年,当时何畏正在杭州读艺术学校,是乐队里公认的最具专业水平的成员。据他回忆:“每个假期回来,都觉得温州流行音乐比其他地方快一拍。港台新磁带别的地方影子还没有,温州地区已经有人率先学会并在哼唱了。”

  在何畏的带领下,这群热爱音乐的年轻人开始改编歌曲,改变以往使用乐器从头到尾一直演奏主旋律的方式,引入了新式的分谱演奏方法,每个人使用各自的乐器演奏歌曲的一小部分,达到了新奇的效果。

  曾经的键盘手谢成调说,他永远记得第一次登台时的场景。大幕徐徐拉开,他和其他演奏者一样,穿着白色大褂、喇叭裤,紧张地弹奏起轻音乐《巴比伦河》,配上乐队舞者优美的舞蹈,台上绚丽的演出效果吸引了台下所有人的目光。

  “日月星”乐队第一次演出选在当时位于张宅村的文化宫,票价0.3元左右,文化宫六七百人的座位座无虚席。由于效果好,乐队在这里连续演了四五天,每天两场,每场演出持续105分钟,歌曲包括《巴比伦河》、《恰似你的温柔》、《一剪梅》等十四五个,每场观众人数都爆满。

  年近50岁的赵姓村民当时曾是乐队的“粉丝”,据其介绍,那时他就像现在的学生一样“追星”,乐队练习时他偶尔也会跑去看,在门口还碰到不少“粉丝”。“因为乐队练习时不让他人入内打扰,有些粉丝为此还从晚上6时一直待到11时,直到乐队排练结束才走,用如今的话来说,就是铁杆粉丝呀。”

  有了些名气后,“日月星”乐队又陆续到瑞安市区、场桥、丽岙、苍南等地演出。赵林荣说,当时乐队每到一个地方演出,都是人数爆满,在温州范围内,队员们都尝到了成为“明星”的滋味。

  虽然乐队最终没在更大范围内大红大紫,但却开了风气之先。何畏表示,温州音乐人传唱最新听到、学到的港台歌曲,并且巧妙地加入自己的元素,这种改编方式从那时开始在全国流行开来。

  谢成调说,即便是现在,结识塘下同龄的新朋友时,提到自己曾是塘下“日月星”轻音乐乐队的一员,还会有人说:“那你可是塘下的明星啊!”

  “观众看到的都是光鲜亮丽的一幕,其实背后我们付出了许多努力。”谢成调说,当时乐队成员使用的所有乐器都是自备的,而且演出时的音响、灯光、服装也都是他们自己包办的。

  为了让舞台效果更好,成员们自己亲手布置第一次演出的舞台。谢成调说,当时队员们看到邵宅一家花边厂用剩的尼龙材质废料,灯光照在上面会发出亮闪闪的光芒,便收集了许多废料,一点一点贴在舞台的背景上,让舞台看起来华丽一些。

  “当时乐队买不起架子鼓。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将军鼓鼓面朝上,当作大鼓,配上一些小鼓,自己调好音色,组成了架子鼓。”谢成调说,类似自己动手的事情还有很多,因为演出缺少一个能亮出塘下“日月星”轻音乐乐队名字的灯箱,他们用木头做了一个外壳,在外面用油墨写上“日月星”,将灯放在里面,挂在舞台最显眼的地方。

  “市场上买不到专业的音响。我们就买了音响自己组装,加入扩音器等。”谢成调说,由于设备太简陋,经常出现问题,当时他们还特别聘请了一名电工,跟随他们到温州各地演出,以便快速抢修设备。

  人手不够也是乐队成员要面对的问题之一,队员都是身兼数职,缺歌唱者的时候,谢成调曾作为歌唱者演出;缺少节目时,谢成调还和另一个队员一起演出一个小品临时救场。

  虽然在温州范围内走红后收获了不少人气,但是乐队很快出现了新问题。20个队员原本就来自各行各业,除了演出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长时间在外演出,本职工作受到了一定影响,而且乐队也一直冲不出温州地区。

  坚持到1986年,队员们决定解散乐队。3年的演出时光,让这20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有了兄弟姐妹般的感情,解散时所有人都十分伤感。

  回忆起那辉煌的3年,谢成调和赵林荣都说,“我们很荣幸曾经参与塘下日月星轻音乐乐队的演出,这是乐队每一个成员和那一代人共同的美好回忆,我们现在仍然热爱音乐,当初的青春过往和音乐梦想都是我们最珍贵的回忆。”(记者钱枫枫实习生赵洪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