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土壤仪器 > 文章列表

《中国经济大讲堂》之温铁军: 如何建设新农村

发布日期:2022-05-14 03:27   来源:未知   阅读:

  第三个困难恐怕也比较现实,就是我们知道农村中现在购销自从供销社,国家商业体系逐渐市场化,那么一定程度上也已经股份化了,在基层的门店网点已经私有化了。事实上等于我们发育了一大批成千上万的私商,而私商他要获利,这一点无可厚非。我们这些年一些政策在鼓励他们,鼓励他们发展。但是有一个问题,大家看到最近这几年都在批评说我们现在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过快,大家只是想到要限价,只是想到要给生产厂家以必要的补贴,然后限制出厂价,但是你能限制得了那些成千上万的私商吗?他们是分散在千家万户的,分散在68万个行政村,将近四百万个自然村,你怎么能限得了私商的价呢。

  所以我们现在如果在农村想形成一点农业的规模经营,那最为合适的办法就是帮助农民先形成联合购买,假如我们一两百户农民联合购买,大家一块去厂里边买出厂价,当然生产资料价格就不会涨那么高,农民就不会受到那么大的成本压力,农业的效益也能相对好一点。

  再进一步看,我们说第四个方面的困难,那就是说我们现在已经按照一个现代市场经济的体制框架,构建了地方政府,我们到乡这一级,过去我们叫七所八站,有些地方已经发展成七局八局了。工商也好,税务也好,卫生检疫也好,等等,全都下到了基层。而这些时候,当然是有很好的管理的作用,这时候应该说管理的功能得到了强化,但它是否有负面的影响呢?当然有。比如说我们在农村基层搞的这个实验,我们刚刚帮助农民组织起来去联合购买,接着谁来了呢?工商来了,说你这叫违法经营,因为你没有登记,你也没有交税,所以工商、税务等等都来了,收费来了。所谓管理,老百姓有句话,叫做管理就是收费,监督就是喝醉,这话当然不能这么说,说起来太不好听。但是确实基层有些管理部门就是以收费为主。

  这时候你说为什么,当然我们试点村的村支书很聪明,他就跟这些大盖帽们就谈,说我农民一家一户去买化肥、买农药、买种子你们不收费,你们就不管,为什么我一百户农民去买了,你们就要来收费,就要来管呢?这个事当然说了一下,还是把矛盾化解了,但是这样的问题其实到处发生。用一句老百姓的俗话就是“七顶八顶大盖帽管着一顶破草帽”,上层建筑成本过于庞大,管理队伍过于庞大,把收费变成主要的管理方式,这也是我们目前面对的一个主要困难,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在农村建立这样一个庞大的高成本的上层建筑,还没有对应地去解决,去适应,我们还没有解决得了上层建筑如何适应农村经济基础的矛盾。

  所以我记得总理在当年谈到农村税费改革的时候,他说过,他说农村税费改革不是单一的问题,它是要改变那些不适应农村生产力的上层建筑的某些部门。我想他这个话是有针对性的,我不知道他听到没听到过这些故事,但是应该说是有针对性地指出,有些部门是不适应我们现在农村生产力这种状况的。

  那再进一步看,和这个相关的难题是什么,2004年我们有一项重大政策,就是在农村全面推进免税政策,这对农民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政策,但对于地方政府部门来说还是有一个适应过程。我们也有一批基层干部是有意见的。因为这等于断掉了基层有关部门有关的干部到农民那儿去伸手的这个渠道。当然带来一个消极的东西,就是吊起锅来当锣敲,很多人就不那么积极地再下乡了,农村基层无人管事,乡村两级行政功能弱化这个问题就发生了。当然很多人就说你不应该这么做。其实我觉得中央这个政策是非常正确、非常英明的,因为我们以往农村税的税制设计确实是不合理。

  我有这么一个故事,大概是1996年我们当时搞农村税费改革实验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我们在税费改革试点省,有一位县里面的副书记牵头,组织了一大批干部,按照当时的税制,到农村基层去依律稽征,搞了一个多月,应该说非常认真地去贯彻税法,结果收上来四万块钱,花掉了三万九千八。农民当时就说,这不脱裤子放屁,费两道手吗?农民的话说得很糙,但是话糙理不糙。你要是硬要这么去搞,其实结果就是,你面对千家万户交易费用太大,制度成本太高,这个制度没法推行。所以我说中央干脆把这个制度取消了,这其实是很英明的一个决策。但是取消了之后,出现的负面的问题,我们也不得不重视,那就是农村中的行政功能弱化,而当我们要推行新农村建设的时候,我们还不得不依托现存的乡村管理体制,而如果我们不能形成一个乡村的良性治理结构,随着税费改革以后,他们的行政功能弱化,甚至开始吊起锅来当锣敲,不那么积极去管事,那我说这些政策怎么贯彻?

  所以我说从方方面面情况看,我们面临的困难还是很多的,因此县乡基层干部的不理解,包括你要推进有机农业生产,农民不理解,因为产量低。你要推进生态建筑,农民也不理解。因为这东西不像大家脑子里边,或者我们电视片里给大家展现的那些现代化图景。所以农民还是要建房建的都是钢筋水泥的呀,水泥板搭的顶,然后外表,砖墙、水泥墙外边贴上瓷砖,还都是这种。南方发达地区三、五年就一拆,顶多七、八年一拆,它不断更新换代,那就造成大量的建筑废料,在那些土地资源严重短缺的地方你无处堆放,然后有些地方那就干脆不拆吧,不拆就变成空心村或者空户。。它是个浪费呀,我们本来土地资源就高度短缺,农村就没有什么地方,城市要去找垃圾填埋场,农村哪儿去找呢?所以我们说,尽可能用生态建材,按照建设部的要求使用节能建材,尽可能使用环保材料,这些搞生态建设这种做法,你要想转变基层老百姓的观念也有很多麻烦,也有很多困难。所以我们说方方面面的困难,从认识一直到操作,你会看到这个推进新农村建设不可能是短期内就能够完成的,也绝对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我说我们倒是不妨心态平和一点,把它看成一个伴随着全面小康、城乡统筹这样的大目标实现全过程的一项工作,老老实实地从基层的实验室入手,取得经验,逐渐推广。